KD.清邃河

沉迷凹凸/Fate.瑞金枪弓不逆不拆。

【千翠】一个夜晚。

千翠
特工?paro
ooc致歉。
bug众多致歉,还请大家不要带上脑子去看。


        夜幕降临繁星点点,街静无人。
        守沢千秋身着黑色西服深呼吸口气,在最开始便以保镖身份混入。耳麦兹兹啦啦最终与外界搭上联系,熟悉男音传出因为信号缘故断断续续,是高峯翠。
       “守沢前辈,还有一分钟开始行动。”
       没有作声回答,心中默念倒数,身体各处肌肉紧绷连带神经,阖眼静候计划中的信号。
       “最后倒计时,十,九,八……三,二,一!”
       遠處火光突兀炸开房屋爆裂,握拳再等十秒,蓦地睁大眼脚蹬地蓄势而发迅速出击。队员声东击西引开敌方注意,监控仪一瞬间全部黑屏,几乎无处不在的黑衣人都是这次行动的障碍,但这些都不能阻挡守沢千秋完成任务的脚步。
        高峯翠有些紧张,不,是很紧张,虽说并没有加入前线,但首次以守沢千秋的搭档参与,他负责指示带领,提前预判出敌方行动迹象。一旦出现失误或许就将导致此次失败,以往都是经验丰富的深海前辈……。
或许是从耳麦中高峯翠下指令时的声音得知,守沢千秋压低嗓音却不失跃动。
       “高峯,放轻松!拿出十足的干劲,把紧张化为动力!不要担心,你可以做到的。我相信你!”
        “我知道了…,请,把性命交给我。在下一个转角转弯进入左手边第一个房间。”
一直以来的自己都是随波逐流,不明白该做些什么,或者说是自己能够做到些什么,只是盲目地按照组织里锻炼,若不是守沢前辈邀请自己加入队伍,或许,自己最后只会是个平凡不能再平凡的底层军人。……所以,至少,至少这次任务一定要完成得出色!脑内思绪飞快转动,翻动这么多天收集到的情报判断模拟。

       守沢千秋脊背贴近墙壁以轻巧步伐挪动身体缓缓靠近,在行动开始时就全身心的相信耳麦里的人,这种时候,怎么可以不相信伙伴!即使只是新人,但高峯这些天的准备都看在眼里,他一定可以的。
        摸索到把手旋开进入,环顾四周再次躲在门后窥视,抬起手腕望眼手表。
果不其然门外脚步声过去,指令再次下达。
        “半分钟后出门,直达尽头,目标在房间内。”

        高峯翠总觉得他似乎遗漏了哪里,双手撑在桌面不知不觉蹙眉,而眼睛时时刻刻盯在平面图上察看,哪里,到底是哪里忘记了。啊,好麻烦…,为什么是我,做这些紧要的事情…。黑色潮浪涌上心头,心率徒然升高。五指无意识并拢收紧,圆滑指甲嵌入手心,汗珠顺脸颊滴入衣领。我,需要冷静…,啊啊,对了…,明明麻烦得要死,但我已经做过很多次练习…,没错,不能化为乌有。虽然,还是很讨厌…,我需要为守沢前辈指引方向,要,握住他的命。

       守沢千秋成功进入了房间,这是他们唯一一次机会,也是新人加入队伍以来第一次全员执行,他需要也必须用成功为此画上句号。他蹲下身双手曲指在墙面扣击。紧张因子在静寂空间徘徊游荡,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于虚无,那双手揪紧人的胃部,队员争取的时间有限,从计划安排来说达成效果以后就撤退到指定地点等候。在这栋宅子里己方只剩下自己一人,不,还有耳麦里的高峯翠。摸到了!按下机关保险箱显现,连忙输入密码又用黏胶将准备好的指纹扫描识别,总算是取出此次的目标物,任务算是完成一半,接下来,就是逃出去了。

        高峯翠觉得这次过程似乎顺利得过头,直到守沢前辈拿起物品,脑门青筋突跳,不知为何不详预感反而更加强烈。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出言提醒。
        “前辈…我总觉得哪里不对…,还请小心。”
        “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接下来才是最困难的时候!”

        在离开房间时那种征兆被证实了。四面八方汇集急促脚步声。
        不知抉择路线逃脱,怎么办怎么办…!!
        高峯翠慌乱的视线扫过平面图显得不知所措,而熟悉男声传入耳膜。
        “放松点高峯,第一次任务总会有意料之外的事情!你已经做得很棒了,况且我们还没有沦落到最糟糕的地步,我还没有被人拿枪指着脑袋!不要怕,接下来就交给我吧,正义的Hero是不败的!”
        守沢千秋说出话的尾音有些颤抖,那是因为兴奋,和为了完成任务的必胜信念,无疑,即使他有怎样的过去,他的精神都是强大的。他循着记忆里的场景在拐角处转弯并碰上敌手。闪身躲过冲来的拳头,并握住手臂借力将人推至另外的人身上。依靠第三人肩膀跳起长腿伸直踢开另一人,随后跳跃只空地用最有力的拳头击打人面。正打算离开往前迈一步,刚刚落脚的地方便响起子弹爆裂的声音。守沢千秋拔出装在大腿口袋的手枪,拉栓上膛一气呵成,背后仿佛长眼睛般接二连三躲过子弹,随后回身连发三枪次次命中却都避过了致命要害。
        高峯翠手足无措只能听着耳麦里的声音来判断情局,先是肉体的激烈碰撞…,第一颗子弹几乎打在他身上般使人提心吊胆,却又不敢出声询问。他无意识握紧耳麦,那个联系两人的装置,低声呢喃。
        “守沢前辈,你…千万不要有事…。”
        或许是子弹招来了更多的人源,守沢千秋情急之下几发射向走廊尽头的落地玻璃窗,急速冲刺双手抬起横盖脸部撞向玻璃冲了出去。
        “太,太乱来了……!!这里可是二楼…!”
        “我能够安全跳下的,不要小看我为此付出的锻炼哦!”
        千钧一发的选择乱来却又符合那人平日大胆作风,或许正是这个选择帮助了最终逃脱的成功。

        依旧是夜晚,守沢千秋的动作恍若敏猫,无声。甩开对方达到指定接手地点,此次任务也算是大功告成。
        高峯翠一见到守沢千秋脑袋一片空白,等回神时已经拥抱上去。唔,呜哇,是…,是自己主动…?得松开啊…。与脑海里的想法相反而是更加用力抱紧,眼泪在看到对方平安无事的样子已经克制不住的流下。没有受伤真是太好了,逃出来了真是太好了,他在我面前真是…太好了。
       守沢千秋能够感受后辈的情绪激动,他只是双手搭在人背后用轻微力道拍拍他背,缓声安慰。
        “没事,我在这里。”



Fin.

——————————————————

开学最后一发!对看到这里的姑娘表示感谢,顺便尝试了一下新的文风…?感觉好失败,太流水账了…。啊啊,因为是在车上码的没有其余资料可借助,我自己看了都感觉bug好多!对此向看到这里的姑娘们道歉,大家就不要带脑子看好了orz.想尝试一下两人互动,顺便甜甜!







【千翠】无题。

#千翠#

#以第三方转校生视角#

#ooc致歉#

 

 

杏最终还是参加了守沢千秋和高峯翠的婚礼,以伴娘的身份。她站在一侧看着那两人同站在一起,司仪的前面。

 

她似乎,总是在一旁看着?她看着他们相伴如初,她看着其中一人热情如火而另一人面带嫌弃却又掩饰不了的开心,她看着live结束后台下两人与他人气氛不同的拥抱。她喜欢着守沢前辈,守沢前辈和翠君相互爱恋。

 

可以说她是最后一个知道他们交往的人,没有人愿意告诉她,她也潜意识避开了所有。

 

那日,阳光明媚。那人汗流浃背,依旧不失笑容将手中矿泉水递给坐在一旁埋头休息的翠君。一瞬间光芒太过刺眼,眯起眼眸手拿毛巾立于原地。她喜欢的人眼中深情让人陶醉,却惊觉那并不是属于她的。女孩子总是敏感的,那一刻心完全沉下来,身旁光芒景象向后拉伸消弭,天地间只余三人,两人同处一地,而第三人只得在一旁观望,距离遥远伸手够不及。

 

  偌大教堂静寂无声,唯有司仪低音缓言。

“你们为了在一起而出生,你们也将永远在一起.

即使死亡之翼驱散了你们生存的时间,也无法将你们分离.

啊,即使在那无声的记忆深处,你们也将在一起.

但是,请空出一点空间,让天堂之风,在你们之间跳舞.”

   

回音萦绕耳畔,仰头便可望见纷繁缭乱精美壁画,中间是圣母玛利亚向天空伸出双臂,柔和注视下方一对新人,并献上祝福。不是说因为知道了对方爱另一个人而丢下那颗碎掉的心,拼拼凑凑粘合起来,不愿人瞧见上面裂痕埋进黑色云雾。希望他幸福,好幸福好幸福。不是没有嫉妒过翠君,到最后也是自己先认输,他是他爱的人,也曾被他伸出的手关心的模样给打败。

 

“爱一个人,但不要去束缚
宁愿让他化为浩瀚的海洋,你的灵魂为他做岸.”

 

曾在活动室见到过,翠君趴在桌面睡觉那人面颊微红悄悄低下头凑近亲吻,窗外夕阳降暮,橙红灼烧天空渲染玻璃窗面,为两人镀上光,就如童话或是小说里的那样,自己曾幻想奢望的美好,动人。
  

“为彼此加满杯子,但只饮自己那一杯,给他另一个面包,但不要同吃一条.
一起欢歌,一起跳舞,分享快乐,但不去干涉对方.
琵琶的弦虽然为一样的音乐而颤动,然而,它们也是独立的个体.
给出你的心,但不要交给彼此保管,因为,只有生命的手才能包容它.
站一起,不要太靠近,因为同个庙宇的柱子也是分开站的.
而橡树和柏树是不会长在同一个地方的.。”

 

逐渐的逐渐的,视野模糊眼眶湿润,抬手捂住嘴唇垂首别脸。好不公平好不公平,好希望他们幸福。

 

仪式终究是将近尾声,最重要的一句即将来到。

 

“你愿否以此男人为你合法之丈夫,与你共同生活在圣洁之婚姻中?

Do you take this man  tobe your lawful wedded wife(husband)to live together in the holy estate matrimony?

   你愿否在病中、在平时心爱他、护佑他、照料他、尊敬他,并摒弃一切,唯他是赖,共度生活?

Will you love him cherish him keep him honor him in sickness inhealth and forsaking all other cleave you only under him so long as both shalllive?”

 

“我愿意。”

Yes,I do.

那个男人整场仪式面色沉静身着白色西服,在最后的回答时笑了,就像平常一样,夺目耀眼。

 拼命眨眼试图将眼泪逼开,胸腔内心情澎湃争先恐后夺门而出,模糊景象不再轮廓摇晃。

一直默念着不能哭不能哭,在看清那人的时刻潸然泪下。

上帝是如此不公平。

 

那人双手拿着骨灰盒,笑得爽朗幸福。




点梗:逃不掉的两相别离+婚礼的祝福

Fin.


------------------------------------------------------------------------

对,没错,又是我,我又来发刀子了。依旧是非常感谢您看到这里,能够喜欢那就太好了!啊啊,写的有些乱不知道姑娘们有没有看懂。依旧会努力锻炼自己的文笔!下次绝对绝对不会再写虐梗了!!再次感谢!

【千翠】残灯花火

#千翠#

#点梗:残灯花火#

#ooc致歉#

 

光明荡涤污垢,光明廓清黑暗。

但我们只不过是尘埃和影子。

 

 

 

夏日特有蝉鸣四处响起鼓膜无处可逃,炙热直窜人身上犹如琥珀粘稠胶着,窒息般溺毙于空气中。

  “哈…,哈啊,好热。”汗水顺肌理淌下浸湿背衫,抬手一把抹去汗珠,头顶烈阳,高峯翠觉得有点崩溃。为什么要出来,啊….,好热,好累…,好麻烦啊。

  

   时间溯回。

  虽说是早晨,室外温度丝毫没有留情肆意腾升,空调低吼嗡嗡作响。蓦地刺目阳光仿佛窗帘不存在一样照射进户内,伴随熟悉人声高音调喊出。

  “面对清晨的朝阳能感觉到神清气爽了吧高峯!不是有一日之计在于晨这种说法吗!大好的早晨时光用来浪费在赖床上太可惜了!起来吧!离开象征懒惰的被窝!精神抖擞地迎接新的一天!”

   啊,好吵。高峯翠蹙眉将脑袋愈发深深埋入枕头中,翻身以背部面对那人表达抗拒,突然想起什么直接弹起睁大双目望向那人。衣着带有象征那人的红,他拉开窗帘逆光冲床上的人笑容灿烂。什么嘛…,又是这家伙。叹口气脊背微弓坐在床上,抬手持续蹂躏眼睛,如果是这个人在的话…,无论如何都睡不着啊,好困。

  “守沢前辈…,又擅自走进我的卧室了,这可是,私闯民宅啊。”

  “嗯?拜托伯母开的哦!Hero可不会做出犯法的事情,哈哈,放心!”

   啊,真是吵死了,为什么声音,这么大啊。

   “天气这么好,不如出门看看吧!”

 

   于是有了接下来的发展。

   两个人像热血青年一样冒着烈阳出门,一路上守沢千秋精神亢奋时不时拽住高峯翠的手臂指指点点某物,不忘发出爽朗笑声。

   高峯翠基本保持沉默甚至试图拉远距离,企图装作与这人并不认识,幸好,并没有太多的人关注过来。长吁口气,侧目瞧人笑颜。

   

   人总是讨厌孤独的,更何况是高峯翠这样的人。一个人独处时,房间内的空气完全静寂沉默下来,无论如何触碰不到除了自己之外的热源,想要拥抱想要接触。孤独得发疯,寂寞得抓狂,只能一人蜷起身体让自己淹没在吉祥物中。他们是唯一的,自始至终陪伴他的。澎湃起伏的心情莫名其妙哭泣的羞耻模样也只有他们看到过,他们会坚守他的秘密。

   人类总是渴望着皮肤与皮肤的触碰。

   虽然很麻烦….,不过,偶尔,这样似乎也不错….。

  “啊哈哈,高峯!你看,新出的假面骑士哦!下次一起看吧!…呜哇,差点碰掉了。”

   ………,收回前言,这家伙果然是个大麻烦,….。向前冲过去接住要倒下的玩偶,全部看过来了啊,不想被这么多人注目,好想死..。

 

 

 

 

 

  最初次的见面是在放学的路上,遇到这个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是热血笨蛋的家伙时,下意识地便是躲开,太麻烦了,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很累。那人却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回避的行为,笑着搭上肩自来熟地自我介绍,并夸奖了自己的身高推荐加入篮球部。

    又不是我愿意长这么高,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好想变得娇小一点啊..。

    吵吵嚷嚷地絮絮叨叨让原本独自一人的回家路途变得无比热闹,本就短暂的时间似乎一下又缩水了许多,却让自己无比庆幸,总算可以甩开这个人了。

   “啊,我到家了哦,守沢前辈。”

   “啊,嗯?真是短暂呢!原来高峯住在这儿吗!相当近啊和学校!”

   “是的,那么再见了…,守沢前辈。”再也不要见,赶紧离开啊…。心里如此祈祷着盼望着。

   “哈哈,那么再见咯,晚上睡觉不要害怕哦,Hero总是与你同在,保护你的!”

我不需要hero的保护,有吉祥物陪伴就足够了。

一切庆幸都结束在第二日的早上。“噢!早上好啊!高峯!”

 

 

 

或许是和热血笨蛋在一起也会变得阳光起来?性格阴暗的自己竟然也交上了朋友。名为仙石忍和云南铁虎的两位同级生,巧合之下结缘。虽说他们偶尔会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自己,不过在自己眼里他们也算是…怪人?彼此彼此罢了….。

不知不觉在三人陪伴下度过许多时光。却在一次普通的放学后,普通的遇见,普通的打招呼下不见了。

仙石忍惊讶并且带着疑惑指着高峯翠在一分钟前望着的存在他口中的守沢前辈的地方,提问在和谁说话。

“…..诶?”

就像是一滴墨落入清水中,丝丝缕缕蔓延各处剥离不开般。在发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除非将整盆水倒掉。仿佛是个玩笑,在末处某人打了响指结束了闹剧,还笑嘻嘻地口吐嘲言。

被耍了。

高峯翠将自己蜷缩在被子里,房间内无灯光,那人就站在床沿窗帘的影子遮掩了表情,身上的红色也黯淡许多呈现灰蒙一层。

觉得好冷,冷得透彻。在这前几天他们还商量着要去夏日祭,现在告诉他即使是略带嫌弃的表情却隐藏不了的开心,那都是假象,没有人开朗地笑着和他提议一起去看烟火。那么….,他又是从何得知夏日祭…?

啊,高峯翠想起来,是路过的女生飘来的闲谈。说什么要陪我一起去,说什么那里有很棒的景象,说什么我去了那里绝对会喜欢上的。

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

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说谎。

好想死。

高峯翠却感觉有人隔着被子张开双臂拥抱了他,反正,都是假的感觉。他有些自暴自弃也不挣扎只是静静地躺在那儿,任他别扭地抱着自己。

“明天,一起去夏日祭吧。”

“…嗯。”几乎难以察觉的应答,多么可笑明明是自己幻想出来的,却又不想走出去。

 

 

 

那是无比热闹的祭会,女孩相伴穿着浴衣巧笑嫣然,一家三口其乐融融欢声笑语。高峯翠的情绪稍微被触动,一旁的人大声向他介绍着各式摊位推荐尝试各类小吃,还怂恿着他参加两人的比赛。

高峯翠只是冷笑了一声,几近残忍地说道。
    “守沢前辈是我虚幻出来的….,哈,怎么一起参加…?”看他沉默下来莫名的快感,却又在消散的时候变成莫名的空虚,终究是自己贪心过多….?

 

 

烟花在天空炸开绚烂一片,两人在树林间无人地沉默不语。最终是由守沢千秋先开口了。

“啊哈哈哈!不要不说话嘛,就算是我也受不了这么阴沉的气氛啦——嗯,说的确实没有错,我是不存在的,是高峯你想象出来的"东西"!”“但是还是这么没有自觉地想要跟你做那么多事情,简直就是不讲道理啊!抱歉抱歉!我会好好反省的!毕竟我就是这样的人,想到什么的话马上就说出来了!”  “抱歉!”    “唔啊,斤斤计较的男人可是很难看的哦!我确实已经很认真地反思过了!还是不肯原谅我吗!高峯你在某些地方确实是出乎意料的顽固啊!——但是,我是不会轻易放弃的!说一百遍一千遍也好,就说到高峯你愿意原谅我为止!” “因为我是虚假的什么也做不了,所以只能说抱歉而已的这一点也非常抱歉!”“抱歉!”“抱歉!”“抱歉!”

“不要说了…..。”高峯翠抬手捂住脸颊五指用力扣抓着面部似是这样可以将哭腔憋回去,喉结滚动哽咽卡在喉咙那里拼命咽下,眼泪抑制不住的淌下顺着脸颊。

夜幕一束烟光耀眼升起带着铿锵有力的爆炸声,在两人头顶炸开,化为灰烬星星点点消散,斑斑驳驳照映,终究会结束的。

守沢千秋先笑了,非常难看的笑容。再一次的虚拥高峯翠遮上了他的眼睛。

“今天就到此为止了——!再见,明天见。”

别走别走,不要走。高峯翠竭力伸出手却够及不到一片衣角。即使如此希望到最后,他还是不见了。

那也是他的意愿吧。

只身一人于一片寂静树林嘶声力竭的哭泣。




Fin.

————————————————————————————————


总算是写完了,虽然宛如流水账而且好像烂尾了?!后续还有许多想写上去但总觉得剧情衔接好僵硬,果然我是个完全没有文力的人,我还是写写段子练练吧.....。其中有些千秋的话是参考别人的。总而言之,不知道大家有没有理解到这个点!就是关于翠翠对于千秋的日常都是臆想,全部都是,包括爱恋虽然完全看不出来。自始至终都是翠翠一个人的独角戏。世上是有千秋的,但千秋不认识翠翠。接下来也会努力好好练习的!于是厚着脸皮打了一个千翠的tag.

[佐鸣]魔卡少年鸣人。

魔卡少女樱设定的段子?算是

只是突然有的一个脑洞,ooc严重非常抱歉!

———————————————————————————————————

   以脚底为圆心匀速延伸出泛有耀金色光芒的线条,似是金水顺着地板原有的奇异纹路勾画出的魔法阵,最终光芒扩张到他应有的极限强硬的于其余旁支交汇,为法阵的完成勾勒出圆形的结尾。鸣人身着粉红色短裙装,眼帘阖起,双手伸直将魔杖持于身前,金色碎发无风自动,几缕发丝调皮地拂过脸颊。

   鸣人深呼口气睁开双目,以他湛蓝色的漂亮眸子凝视对面那位黑发的少年。启腔沙哑声音溢出嘴唇,张扬些许。

  “宇智波家祖宗大叔创造的宇智波牌啊,请你舍弃旧形象,重新改变,我以新主人的名利命令你!!”

   那人勾起嘴角,为冷漠的脸庞添上另外的色彩,无奈却又宠溺。他走近鸣人,并在对方张大眼睛不明所以露出蠢样的同时,撩起对方帽檐旁垂下的丝带,递至唇边轻触,渐渐模糊了身影化作一张牌滞留在空中。

    愣住两秒后才反应过来的鸣人,红晕浮起无力地松口气。抬起空余的手无意识指腹摩擦丝带。

 “ 太犯规了,混蛋佐助。”